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研究 >

朱健:提升高校智库服务政府决策的能力

时间:2022-05-06 09:19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朱健 刘成亮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要加强决策部门同智库的信息共享和互动交流,把党政部门政策研究同智库对策研究紧密结合起来,引导和推动智库建设健康发展、更好发挥作用”。高校智库作为智库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帮助政府改善决策进而推动国家和社会发展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站在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起点上努力提高高校智库服务政府决策能力,更加凸显高校智库的重要作用。

1.咨政能力有待加强

总体来说,我国高校智库发展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展势头正盛。截至2020年,官方认可的我国高校智库有441家,呈逐年递增趋势。随着高校智库的不断发展,其社会综合影响力也日益提升。《中国大学智库发展报告(2017)》显示,全国首批25个国家高端智库中大学智库有6个。高校智库对政府决策的参考作用不断增强,主要面向政府聚焦社会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的政策研究,为政府建言献策,促进社会稳定发展。近年来,高校智库精准把握政府决策需求,积极向政府提供咨询信息服务、科学决策咨询产品与服务,有效发挥了高校智库参与决策的重要作用。虽然高校智库在为政府机构提供决策参考方面的作用不断增强,但与其自身肩负的提升咨询决策服务质量与效力的要求仍然存在较大差距,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层面。

首先,智库研究的政策前瞻性不强。高校智库研究成果的时效性是服务政府决策有效性的关键,由于部分高校智库缺乏与政府部门信息交流的畅通机制,智库研究团队仅依赖网络平台等公共资源获取资料,导致研究问题前瞻性不足,智库成果无法做到“与时俱进”和“接地气”。其次,智库成果转化效率偏低。高校智库是政府部门的“知识提供者”和“决策服务者”。然而,当前许多智库研究人员难以直接接触决策部门,导致智库研究人员对政府决策需求的了解并不深入,使得智库成果和决策需要脱节。再次,高端智库人才缺乏。目前高端专业人才短缺是各类智库成果质量不高、成果转化率低、咨政水平不理想的瓶颈。最后,“校—政”互动通道狭窄。目前高校与政府部门的人才交流是以挂职锻炼、借调等方式进行,“校—政”人才交流项目不足、交流互动的通道狭窄,导致信息闭塞,双方优势互补性不够强。

2.提升服务政府决策的水平

夯实“制度革新”基础,增强高校智库独立性。探索多元化筹资渠道,积极寻求社会资金赞助等进行自我筹资,确保高校智库的经费独立性;有条件的高校智库可考虑独立出来,设立为与二级学院平级的、拥有独立建制的学校直属部门,从组织层面确保高校智库的相对独立性。加强对高校智库建设重视程度。一方面将高校智库成果发表和采纳列为高校人才考核重要指标,加大对高校智库发表智库成果的认可;另一方面加大力度引进智库专家和行业领军人物成为高校智库核心和带头人,增强高校智库内在实力。完善“校—政”人才流动机制。政府部门和高校应出台相应法规制度保障双方人才流动。可通过建立联合开展项目、定向规培、挂职锻炼等方式,加强校政人才交流;鼓励部分政府退休人员进入高校智库发挥余热。

以“招贤引智”为重点打造高端智库人才队伍。一是打破圈层结构,实现“嵌入式”决策参考。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让政府官员与智库人才之间产生合理流动,吸纳新型智库急需的高端人才,打造多样化人才队伍,并直接参与政府部门决策咨询,有计划地推荐新型智库核心专家到政府部门挂职任职。二是打破传统晋升理念,“走出去”和“引进来”相结合。将智库成果作为高校教师职称晋升优先条件,鼓励政府人员积极参与高校智库研究工作,通过定期预留职位、适当新增基层或部门岗位等方式,增加高校智库专家挂职锻炼机会。三是打破僵化用人模式,多种方式任贤使能。对于引进的高校智库人才,在聘任制度、考核晋升等方面采取更加灵活的方式,真正实现任贤使能。首先,依托“灵活用才”深挖人才潜力。对于引入的政府人才应遵循多样化用人方式,允许和鼓励政府退休、离职官员既可专职,也可兼职;既可长期挂职,又可短期服务;既可以邀请交流、咨询、座谈,也可以直接参与项目、管理和带队实践。其次,依托“薪资保障”提高人才活力。一方面通过合同制外聘政府离退休人员的方式保障其收入水平,吸引政府部门人员流入高校智库工作;另一方面适当引进竞争机制,通过促进人员合理流动,保障高校智库的生命力。最后,依托“取长补短”促进人才合力。充分考量政府官员实践性强、理论基础较弱的特点,科学合理搭配团队成员;促进高校智库复合型人才培养,提升高校智库研究成果的科学性和可行性。

深化智库—政府共建机制。良好的互动模式需要机制的保障,要形成政府和高校之间的良性互动长效机制,就需要着力构建“三种机制”。一是构建双向信息共享机制。应探索建立信息共享平台,实现政府内部、政府与高校之间的信息资源无障碍分享。二是构建多元主体评价机制。对于高校层面,应采用高校、政府、社会多元主体评价机制,并将其与职称评定、职位晋升有效衔接,以调动科研人员的研究热情;对于政府部门层面,可以考虑成立专家评审会对智库成果进行评议审定,以此加强对智库成果的反馈,促进高校智库健康、可持续发展。三是构建双向审查监管机制。政府和高校都应建立严格的审查和监管机制,把制度的“红线”画进每一个决策参考人的心中。构建高校智库服务政府决策的良性互动新模式,可以为我国政府科学化、民主化决策“添砖加瓦”。

(作者单位:湘潭大学商学院)

(责任编辑:管理员003)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