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研究 >

余晖:新时代家庭教育智库的使命与角色

时间:2022-04-21 11:21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晖

进入新时代,国家通过立法与重大政策调控家庭教育活动,家庭教育地位获得显著提升。2022年1月1日,《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家庭教育进入“依法带娃”时代。上述新发展也赋予了家庭教育智库新的时代使命,即充分发挥国家、社会与家庭间的纽带作用,扮演好科学育儿知识的生产者、家庭教育标准规范的研制者和家庭教育实践的指导者等新角色。

家庭教育智库的时代使命

经过多年的建设发展,国家在家庭教育领域已形成了一批特色新型智库,包括教育行政部门、民政部门和妇女联合会所属的官方与半官方智库,高校和科研院所下设的家庭教育研究机构以及家庭教育相关的社会专业团体,如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于2020年12月成立的家校协同专业委员会。国家通过立法和重大政策适度介入家庭教育活动,有助于引导家长树立科学育儿观,规范家庭教育行为,其目的并不是用行政手段管制或约束家庭内部活动,而是通过专业引领对家长进行赠权赋能。家庭场域的私域属性和家庭事务的情境性决定了家庭教育的开展应遵循科学理性,因而在家庭教育政策法规的制定和实施中,专业团体及人员的专业引领作用格外重要。作为凝聚了专家智慧和各方诉求的专业机构,家庭教育智库能够在其中扮演关键角色。

凝聚着专家智慧与群体诉求的智库适合充当国家、社会与家庭间的纽带,在家庭教育的“知识生产—标准研制—实践指导”全过程中,无论是在“上游”的科学育儿知识生产还是“中游”的家庭教育标准研制,以及“下游”的家庭教育实践指导中都能发挥积极作用,构筑起一条完备的智库服务链。

做科学育儿知识的生产者

家庭教育的政策制定与实践模式应当以育儿科学作为重要依据。育儿科学能够带来社会效益,而家庭教育智库正是相关领域知识进展的有力推动者。

一是不断通过跨学科研究推动育儿科学的知识革新。智库应整合教育科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健康科学等多学科视角,面向家庭教育实践开展科学研究,为决策制定和实践指导提供实证基础。例如,从教育科学的视角研究如何在家庭环境中平衡各科学习、才艺培养与体育锻炼,促进儿童全面发展;从心理与认知科学的视角研究儿童的身心发展规律及关键期,以及在不同地域和文化环境中的差异;从健康科学的视角研究儿童体质锻炼、心理健康与认知发展间的关系。

二是推动育儿科学交叉学科的建设。学科建设是相关知识领域学术积累和人才培养的重要保障,我国的家庭教育智库多依托高校和科研院所建设,具有学科建设方面的先天优势。当前应抓住国家增设交叉学科门类的窗口期,立足于教育学一级学科并通过与心理学的交叉实现学科发展,在更大范围内实现与认知科学、健康科学、营养与食品科学等学科的交叉发展,从而更好地保障科学育儿知识的不断革新。

三是推动科学育儿知识与本土文化情境的有机结合。在国际/国内的维度上,应大力引介国际前沿的科学知识及政策实践,并结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挖掘有益知识经验。例如,家庭教育智库可结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七巧板等巧思设计,对蒙台梭利教学法中的教具进行本土化发展。在中央/地方的维度上,智库在发展育儿科学的过程中应当对不同民族文化、地理环境等情境性因素保持高度敏锐。例如,对于游牧民族的儿童,其生活及活动安排应突出户外运动的比重,并强化活动设计的安全性。

做家庭教育标准规范的研制者

作为专业机构,家庭教育智库应深度参与家庭教育的“建章立制”过程,服务于相关政策法规的制定与指导性标准和从业资质的研制。

一是服务于国家和地方家庭教育政策法规的制定。当前各地方及相关部门正在积极研制家庭教育相关法规和规章并制定配套政策,在这一过程中,家庭教育智库应整合专家智慧和群体诉求,提升决策的科学性和民主性。确立“家—校—社”协同育人的大格局,推动家庭教育政策法规与现有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制度的有效衔接。

二是参与研制家庭教育指导性标准,包括标准纲要、指导读本及案例库等。《家庭教育促进法》的实施实现了家庭教育的有法可依,确立了家庭教育的五大领域,即道德品质、身体素质、生活技能、文化修养和行为习惯。法律精神的有效落地有赖于科学化的指导标准,对此,智库应充分发挥专业优势,研制家庭教育五大领域的标准纲要,分门别类形成系列家庭教育指导读本以及配套性案例手册,形成可操作的家庭教育指引。

三是参与研制家庭教育指导师资质标准。家庭教育事业的发展离不开一支专业化的家庭教育指导师队伍,而人才队伍建设的首要任务是制定相关资质标准。在这方面,家庭教育智库能够发挥的作用在于进行现状诊断和需求分析,掌握目前家庭教育指导师队伍专业化的问题及瓶颈,结合家庭教育事业的发展需求辅助决策部门确立相关的人才规格和质量标准。

做家庭教育实践的指导者

家庭教育是涉及千家万户的事业,家庭教育的发展有赖于广大家长接受科学育儿观念并掌握科学方法。在家庭教育实践中,智库角色不应止步于产出育儿科学知识,还应实际参与科学观念推广和育儿知识的传播,深入家庭教育一线指导。

一是组织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我国已形成了覆盖城乡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设置了包括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中心、家庭教育指导站、社区家长学院、家长学校、父母学校等一系列基层指导机构,并形成了一支从事家庭教育指导工作的专职、兼职队伍。随着家庭教育指导师资质标准的完善,家庭教育智库可充分调动所在高校、科研院所或学术团体的组织与专家资源,面向职前和在职人员开展相关培训,提升家庭教育指导师队伍的专业化水平。

二是依托多种渠道开展家长教育。好的家长不是天生的,而是不断学习、积累与反思的结果,在“依法带娃”时代,家长教育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凸显。家庭教育智库可依托家长学校、家庭教育指导站等服务渠道,借助互联网、云课堂、自媒体等传播手段,面向社会大众提供公益普惠性家长教育资源。

三是开展面向学校教师的培训。尽管家庭教育活动的主体是家长,但家庭教育本身与学校教育密不可分,好的家庭教育源于家长、教师和社会的共同努力。因此,教师群体应成为智库开展家庭教育指导工作的重要对象。在这方面,培训工作的重点应放在家校合作上,促进学校教学和家庭教育的有效衔接,保证儿童在校内与校外均能获得适宜的发展资源。

(作者系华南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治理与创新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

(责任编辑:管理员003)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