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研究 >

蔡春林:探索新兴国家智库高质量发展之路

时间:2020-07-20 10:09来源:湖南智库网 作者:蔡春林 楚杨 点击: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全方位地检测了全球治理体系的能力,也预警了现有漏洞。疫情的蔓延使某些逆全球化势力重新抬头,以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治理旧体系导致未来发展前景不明朗。因此,当下全球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建设亟须调整发展方向、优化内部结构,提升新兴国家国际话语权势在必行。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在推动全球治理现代化和可持续发展方面透露出强烈的合作意愿,金砖国家的智库一直以来积极参与国家治理现代化建设,逐渐成为改革全球治理体系的新动力。但智库建设与国家治理能力的融合发展过程尚存一些需要持续关注的问题。

治理能力表现不一

新兴国家政府管理效率总体处于世界中等水平。世界银行编制的世界治理指数(WGI)衡量的是以政府为中心的治理水平,指标分别涵盖了政府的选举、执行、监督能力及效果。以金砖国家作为新兴国家的代表,通过统计与分析世界银行2018年数据可知:新兴国家在政府效率、监管质量、法治程度、腐败控制指标上表现良好,在政治稳定与无暴力或恐怖主义、话语权与问责方面表现不理想。

新兴国家对全球治理的贡献和参与有所体现。中国外文局当代中国与世界研究院与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院联合发布的《全球治理指数2019报告》,由“机制”“绩效”“决策”“责任”四部分及各项指标构成,能够客观衡量并反映189个国家对全球治理的参与和贡献度。绝大部分新兴国家的全球治理能力均有所进步,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国家参与全球治理指数”(SPIGG指数)显示,美国各项综合平均分仍位列第一;中国上升至全球第二,且与美国的差值持续下降;印度和巴西的全球治理的贡献与参与程度分别位列第九和第十二;金砖国家在“决策”方面的良好突出表现,远远超过“机制”“绩效”“责任”部分。

新兴国家全球治理参与能力表现不一。《G20国家全球治理参与能力测评报告(2019)》从决策行动力、目标实现力、成果分享力和发展创新力四个维度,对19个国家进行了评测。报告显示,2019年金砖国家参与全球治理的能力与水平综合评分由高至低为:中国84.76分、巴西75.00分、南非74.62分、俄罗斯73.11分、印度72.51分。新兴国家在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方面仍处于劣势,智库的预见性及专业性特征对于决策的需求来说愈发明显。新兴国家若想兼顾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各种内外部挑战,进一步加强智库在国家决策体系中的指导作用是新兴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上升到新高度的有力助推器。

智库发展有待完善

第一,金砖国家智库数量规模靠前,但成果品质有待提高。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研究项目(TTCSP)研究编写的《全球智库报告2019》指出,在2019年统计的全部8248家智库中,以发达国家为主的欧洲和北美洲的智库数量居于世界前列,且处于上升趋势;而以新兴国家为主的亚洲、中南美洲、南非洲地区的智库数量与去年持平。金砖国家的表现十分亮眼,各国智库数量排名均处于世界前十五。但是,数量相对优势并不能弥补金砖国家顶级智库与发达国家的质量差距。全球顶级智库百强榜单中,金砖国家智库总共仅有17家上榜:中国8家,印度和南非各3家,俄罗斯2家,巴西1家。

第二,新兴国家智库成果缺乏前瞻性,难以对突发难题与国际热点做出预测。智库不能仅是事后政策的解读者,而应是治理方案的提供者。由于公共卫生安全相关智库机构数量及科研成果的匮乏,导致本次疫情在全球暴发之时,不少国家的政府无法迅速寻找合适的理论支撑以高效地制定应对措施。在2019年全球顶级国内卫生事务智库排行中,金砖国家中仅有中国和印度各上榜5家。此外,当前智库对科学技术的研究以及自身与新兴技术融合方面还不够深入。《全球智库报告2019》显示,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的智库排行中,金砖国家中仅有7家;在充分利用社交媒体及网络应用方面,共有9家机构,且整体处于中等水平。媒体与互联网可以拓展接收新信息的渠道,提高信息传递的时效性,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金砖国家应具备前瞻性思维,合作实现智库与大数据、区块链等高新技术之间的“产学研”深度融合。

第三,智库专家与决策部门难以协调统一,理论向实践的转化利用率较低。智库未能在提升国家治理能力方面展现出显著作用,原因之一是智库研究理论未能找到合适的渠道转变为具有实际操作意义的政策措施。《全球智库报告2019》列举的2019年全球顶级国内卫生事务智库、卫生政策智库排行中,各自前十名中美国分别上榜7家和6家智库机构。但当下美国却是全球疫情非常严重的国家,疫情数据出现断层式超越。可见,即便是研究成果领先全球的发达国家,其理论向实践的转化利用率仍存在短板。新兴国家在此方面也不太乐观。究其深层原因,应是智库专家的理论研究成果无法与政府部门的现实思维形成长期的协调统一。

加强高质量特色智库建设

新兴国家智库在各利益主体之间扮演着重要的衔接者与斡旋者角色,协助各方实现共赢,智库为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所作出的贡献不容忽视。智库具备的专业知识及科研能力具有一定的解释性、预见性、专业性,可以推动政府提高国家战略决策的科学化水平。因此,必须积极探索高质量的新兴国家特色智库发展之路,挖掘智库的“高见、先见、远见、创见”。

拓展智库广度与深度,保证均衡发展。一方面,提高现有热门领域的智库质量。在当前的经济、外交、政务等热点话题上,新兴国家智库要重点挖掘话题的深度与隐藏意义,相关审批与评级部门要提高相应选拔门槛,提升高质量成果的出版比率,同时可以刺激后续智库整体水平的提升。另一方面,保证冷门领域的均衡发展。智库在加强重点领域发展的同时,要兼顾不同领域的多样化协调发展,当下的重视可以为抵御未知风险做好铺垫。

优化人才组织结构,为智库持续输入创新因子。新兴国家要坚持以人才为核心的智库发展理念,在尽力提高人才利用率的同时,最大限度地激发成果输出效率及品质。首先,健全智库人才引入机制。从广度上拓宽人才选择范围,然后加大资金投入,完善后期保障政策以留住人才,降低高水平人才流失率,从而实现智库人才品质提升的正循环。其次,合理制定智库人才配置模式。同一智库领域中可以适当穿插分支领域甚至跨领域的专家,提高不同领域专家的共存密集度。专家之间的沟通交流既能使不同专业领域之间进行相互补充,又能激发前沿创新型思维,提高跨领域研究合作的可能性。

对接媒体与互联网多元化渠道,提高智库的民间渗透率。可将媒体与互联网作为衔接官民的重要渠道,助力智库实现从理论到实践的转化。第一,政府部门要协助智库构建社会民意搜集网,可通过互联网问卷、民意征集链接等方式,搜集社会现存的真实问题,切实了解社会民众的真实利益诉求,从而使得智库研究成果更有针对性、更全面、更具有实践意义。第二,各个智库机构可通过互联网及媒体加大自身宣传力度,提高智库的社会辨识度及影响力,提升智库研究成果的社会适用度。第三,专设联结社会与智库的部门机构,利用互联网及媒体进一步提升工作效率,便于智库机构及时关注时代热点问题。

加强智库深度交流,合力推进新兴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在如今动荡的社会局势下,新兴国家更要形成广泛深入的智库交流合作体系,发挥智库多元协同共治作用,帮助利益相关方消解冲突、建立共识、实现共赢,优化全球治理体系,推动全球包容性发展。一方面,要按时举行智库专家学术交流研讨会。新兴国家要提高世界形势变化的敏感度并总结发展难题,就长期存在的话题做更为深层次的思想交流,就实时热门话题探讨未来发展方向。另一方面,以开放式学习的态度借鉴优秀的智库建设经验。新兴国家要积极借鉴发达国家的良好智库模式,提高智库与本国国情的贴合度,为国家治理能力的提升提供学术支撑。

(作者单位:广东工业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广东省新兴经济体研究会;广东工业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责任编辑:管理员002)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