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研究 >

黔渝两地智库发展的特点与趋势

时间:2019-04-26 09:27来源:湖南智库网 作者:澎湃新闻 点击:

4月上旬,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跟随上海社科院智库研究中心一同调研了贵州和重庆两地六家智库:贵州科学院贵科大数据研究院(以下简称贵科大数据研究院)、贵州大学贵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研究院(以下简称贵阳研究院)、贵州省社科院、重庆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以下简称重庆社科联)、重庆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和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

上海社科院智库研究中心是中国第一家专门开展智库研究的学术机构,自2014年起已经连续六年发布《中国智库报告——影响力排名与政策建议》。为了做好中国智库发展的研究工作,智库研究中心每年都会定期调研国内外重要智库机构,截至2018年,中心已实地调研走访国内智库200余家,与600多名智库专家和智库管理人员进行了交流。

据贵州省社科院副院长李胜提供的数据,目前贵州省各类智库共有100余家,其中高校智库50余家,市州智库30多家,省级专门智库10余家,省直部委智库10多家,只有1家社会智库,也就是我们调研的贵阳研究院。

重庆社科联规划评奖办公室主任唐旺虎告诉我们,目前,社科联所属的社团、研究会接近200家,部分具有智库属性。另据重庆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介绍,2019年初,市科技局遴选了19家科技智库作为新型科技智库建设试点单位。

智库主要任务是服务当地决策部门

调研的六家智库开场白几乎一样。贵科大数据研究院办公室主任姜亮说,贵州刚刚迈入智库门槛,一些具有地方特色的智库正处于培育阶段。唐旺虎表示,中西部智库建设起步不久。中西部智库建设的外部环境与东部沿海地区还有一定的差距。

贵州省社科院科研处处长罗剑介绍,几年前,他们获得批示的专报并不多,几万字的长文,领导也没有时间看,现在,由社科院选定题目后报给省领导,由领导圈定,社科院根据省委、省政府圈定的课题进行研究,研究的方向更加准确,批示率也就上去了。据李胜介绍,今年社科院有80多个课题由省领导圈定。

李胜表示,社科院要成为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的思想库、智囊团。

重庆智库亦如此。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院长易小光说,研究院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为决策咨询服务。

研究领域的异同

通过调研,我们发现黔渝两地智库建设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关注的热点问题具有一定的相似度。比如,大数据及其场景化、产业化应用是黔渝智库研究的特色方向之一。在贵阳,无论是体制内智库,还是体制外智库,无论是以从事自然科学研究为主的智库,还是以从事人文社科研究为主的智库,都紧紧围绕大数据设立了相应的研究机构。贵州科学院有贵科大数据研究院,贵州省社科院有大数据中心,贵阳研究院有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重庆社科联也有大数据研究项目。

虽然两地智库都以大数据研究为重点,但是各有侧重。

2014年,贵州省成立了贵州省大数据产业发展领导小组。随后,贵州省、贵阳市先后成立大数据局(委)。2015年开始,贵阳市连续主办了数博会。大数据在产业上的应用,也带动了贵阳经济的发展。据《中国数谷》,2016年,贵阳大数据产业规模总量达1302亿元,全省占比超过50%。

大数据在贵州的从“无”到“有”,进一步确定了当地智库以大数据研究为主要研究领域的决心。

近两年,贵州省政府提出“黔货出山”,作为贵州省唯一的综合科研机构,贵州科学院承担了为“出山的黔货”检测食品安全重任,在此实践上,贵州科学院于2018年12月成立了贵科大数据研究院。研究院偏重技术应用,尤其是农产品大数据应用,其中“食品安全云”已成为研究院的品牌产品。

贵阳研究院的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成立于2015年,是贵阳市人民政府与北京市科委依托贵阳研究院而建,目前已推出块数据、数权法、主权区块链等研究成果。

罗剑提到,社科院的研究从贵州实际出发,结合贵州特色(民族学、黔学等)开展研究,跟踪贵州最新发展前沿和态势(生态、大数据等)进行新型学科研究,从大数据政策和法律等问题上开展研究。

目前,贵州省社科院与重庆社科联都在建立社科云,通过云平台,整合当地社科资源,使得社科成果能产生更大的辐射影响。唐旺虎介绍,重庆“社科云”将于今年下半年试运行。

智库建设重在提高成果转化率

贵科大数据研究院办公室主任瓦文龙说,“成果怎么转化成现实生产力,单靠贵州科学院是不够的。”他建议,贵州科学院与上海社科院合作,将自然科学“硬科学”通过社会科学院“软科学”转化成果,“软硬结合”。

对此,上海社科院智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杨亚琴说,科技和经济、文化可以紧密结合,转化成现实生产力,科技类智库在这方面大有可为。

贵州科学院的苦恼是,他们有理论成果,但不知道如何能更好地转化,如何通过推广、宣传将理论成果更好地落地。而贵州省社科院则苦于学者如何能更懂决策者的想法,“对症下药”,将建议直接转化为规划。

在这点上,社会智库贵阳研究院和与职能部门较近的重庆综合经济研究院颇有心得。

贵阳研究院的“千园之城”、“数博大道“建议已经转化为规划,并有不同程度的落实。重庆综合经济研究院也与应用紧密结合。据百度百科,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是重庆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直属事业单位,其基本职能是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实施宏观经济调控的主要智力支持和研究加工机构。

对智库的理解

虽然,中西部智库建设或许发展得不如东部,但是智库人对智库的思考并不落后,而且冷静、理性。

唐旺虎大部分发言时间是在谈自己对中国智库现状的理解与思考。

他说,不能过分追求领导的批示,一些课题研究虽然有批示,但是批示后没有转化,没有下文,意义也不大。“重庆社科联所属的社团、研究会接近200家,真正有研究可以担当智库责任的并不多”。据唐旺虎介绍,重庆社科联正通过大数据平台,制定重庆新型智库评价指标体系,用来引导地方智库健康成长。

他指出了地方上“拉人批示”的投机现象:因为获得领导批示相当于发了一篇核心论文,有的甚至还会有奖励,所以个别人会利用“熟人关系”找批示,这样的事情多了,就会有损智库的群体声誉,甚至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他认为,不要跟风成立智库,并不是换个马甲就是智库了,智库研究要聚焦,不是什么热就做什么。还有,智库不养人,而是用项目凝聚人。

唐旺虎还谈到了自己对智库使命的理解。他说,“官方顶层设计是很重要,但是社会需求也很迫切,比如乡村治理、企业治理,也是智库服务方向。”

贵州省社科院文化所副所长谢忠文也说到智库的作用。他认为,智库是生产思想、传递思想,使思想发生作用。智库肯定是将咨政放在第一位,但不能只有咨政建言,还需要有前沿研究。要处理好学术性与政治性的关系,长期研究与短期研究关系。

易小光则针对近几年来越来越热的智库排名发表了一些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评估机构要正确引导,决策服务不是写论文,而是能转化,能应用。“现在,离决策层远的智库热衷于成立智库联盟,我们都说智库影响力,到底是影响谁的能力。”

从调研中,我们发现,谁掌握更多的政府资源,谁就越容易了解政府决策层的意愿和意向,课题研究成果越能接近决策者所想。也正如唐旺虎所言,“智库牵头人在学界、政界要有影响力。”

这里不得不提贵阳研究院。作为一个成立才五年,贵州省仅有的社会智库,目前它承担的课题主要来自于地方政府。

贵阳研究院执行院长宋青坦言,研究院与贵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贵阳市白云区政府和南明区政府是战略合作关系,政府部门打包购买服务。

2016年,研究所倡导的“千园之城”(贵阳市有1000个公园)计划被写入贵阳市委全会报告和“十三五”规划纲要,并于“十三五”期间变成现实。此外,目前已经在实施中的“数博大道”,是由贵阳市委谋划,贵阳研究院策划、贵阳市政府规划的。

2014年,贵阳研究院由贵阳市、贵州大学、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2001年成立)、中国银行贵州省分行发起成立。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连玉明任贵阳研究院院长,宋青此前在市委政策研究室工作。

摸索中前行

后发赶超,这是我们在几个场合都听到的话。如何后发赶超,黔渝两地智库想的办法是机制创新和借助外力。

成立于去年底的贵科大数据研究院,提出打造没有围墙的新型科研院所。何为“打破围墙”?瓦文龙说,“打破传统科研院所管理运行机制注重行政命令、计划安排的传统工作思路,整合内外科技资源要素。以研究成果产业化为导向;以第三方技术服务机构身份,灵活为政府、企业、市场提供各类大数据产业化应用服务。”

目前,贵科大数据研究院已与中化集团、沈阳化工院、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清华大学等单位及高校共同开展了“化工安全云”、“食品安全及营养编码与数据分析”等多个基于大数据分析应用重点课题。

2019年3月31日,依托贵科大数据研究院,贵州科学院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在北京签署科技合作框架协议,共同组建贵州科学院贵科大数据研究院北京分院。据报道,贵科大数据研究院北京分院是贵州科学院与省外高校、科研机构合作建立独立的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新型机构。

贵州省社科院也加大“借外力”力度。除了与中国社科院合作课题研究外,贵州省社科院还与中国社科院共建“城乡规划设计院贵州分院”、“学部委员工作站”。

贵阳研究院下一步将继续做大国际影响力,宋青表示,今年贵阳研究院将走出国门,到韩国、日本举办活动。

(来源:澎湃新闻 ,2019年4月25日)

(责任编辑:管理员002)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