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建言 >

文选德: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伟大贡献

时间:2019-11-29 09:39来源:湖南智库网 作者:文选德 点击:

青年恩格斯:完成了从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转变

1820年11月28日,恩格斯出生于德国普鲁土邦莱茵省巴门市一个纺织厂主的家庭。青少年时代先在巴门的理科中学读书,后转入爱北斐特中学,随后被迫退学,中学尚未毕业就被送到巴门的父亲的营业所工作了一年,不久又被送到不来梅的一个贸易公司当办事员。在那里,他接近了激进的文学团体“青年德意志”,并为其刊物《德意志电讯》撰稿,反对君主政体以及等级特权,表现出强烈的民主主义倾向。

1841年秋,恩格斯到柏林步兵炮团服兵役。并利用这一机会到柏林大学旁听哲学课程讲授,并参加了“青年黑格尔派”及其开展的许多社会活动。在1842年3月,他写作出版了《谢林和启示》一书,对谢林的反动的神秘的唯心主义哲学进行了批判。同年9月,服兵役期满,11月到英国曼彻斯特他父亲和别人合营的企业经营纺织厂。在这里,恩格斯经常深入到工厂和工人住宅区了解工人生活情况,研究分析工人阶级状况,还时常出席英国工人群众的集会。就在这一时期,恩格斯阅读了大量的书籍,研究了古典政治经济学,英法空想社会主义和德国古典哲学,完成了从唯心主义到唯物主义、从民主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转变。这个时期(1842年11月至1844年8月),恩格斯把在英国时期考察工人阶级状况,写成了《英国状况:十八世纪》一书。该书概述了18世纪工业革命的过程,强调了科学技术的进步、机器的发明和应用对生产的发展,对社会生活的影响。他指出,“使用机械辅助手段,特别是应用科学原理,是进步的动力”,而英国工业的这一次革命化是“现代英国各种关系的基础,是整个社会的运动的动力”。在这本书中,恩格斯还指出,工业革命使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和阶级关系的主要方面也发生了根本变革,以往存在的阶级和阶层解体了,作为它们生存基础的条件和关系破坏了,于是就产生了新的阶级: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这也就是说,在这本书中恩格斯不仅提出生产资料是进步的动力,而且还包含了不同阶级和政党的利益冲突和斗争也是社会发展动力的思想。1844年2月,恩格斯在《德法年鉴》上发表了《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这篇被誉为“批判政治经济学范畴的天才大纲”,以唯物主义和社会主义观点,分析了资本主义的经济问题和社会结构,指出私有制是资本主义社会一切政治经济矛盾的根源,无情地批判了整个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总之,恩格斯和马克思一样,在19世纪40年代上半期就完成了从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转变,并开始做为自觉的共产主义者进行思想理论和革命实践活动。

与马克思共同创立科学社会主义: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有了指路明灯

1844年8月底的一个傍晚,24岁的恩格斯在离开曼彻斯特回国途经法国巴黎时,在一家咖啡馆里会见了年仅26岁的马克思。这是恩格斯与马克思的初次见面。从此,两位革命导师结下了最伟大的友谊,为全世界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并肩战斗了一生。在巴黎,恩格斯与马克思合写了《神圣家族》一书,批判了青年黑格尔派的唯心主义哲学,强调了人民群众的历史作用。1845年回到德国后,立即出版了他的名著《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内在矛盾,控诉了资本家对工人的残酷剥削,并第一次指明了无产阶级的历史地位和作用。1845年春,恩格斯移居布鲁塞尔,又一次与已经迁居布鲁塞尔的马克思相聚,并很快合作写成第二部著作《德意志意识形态》,阐明了物质资料的生产在社会生活中的决定性作用,指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是社会发展运动的客观规律,描述了人类社会从产生到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基本轮廓,论证了共产主义胜利的必然性,第一次指出工人阶级夺取政权的必要性。这部著作在当时引起很大反响,给正在一些国家开展的工人运动以极大鼓舞。

应该特别指出的是,1846年恩格斯同马克思这两位既是革命家,又是思想家和社会科学家的亲密战友,在布鲁塞尔一起建立了“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和“德意志工人协会”。 1847年,恩格斯同马克思一起,帮助“正义者同盟”改组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并加入和参与了该同盟的领导工作,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做了许多准备工作。不久,受该同盟巴黎区部委员会的委托,恩格斯为同盟起草了纲领草案初稿即著名的《共产主义原理》。此书以问答的形式通俗地回答了诸如“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是无产阶级”等25个极为重要的重大问题,阐述了科学社会主义的一系列极其重要的基本原理和策略原则,第一次提出“共产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可以说,恩格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所写的《共产主义原理》为日后《共产党宣言》的诞生提供了大体思路框架和基本思想原理,甚至可以说是《共产党宣言》的最初蓝本。

就在写完《共产主义原理》以后不久,即1847年12月至1848年1月,恩格斯和马克思一起在吸取《共产主义原理》中许多重要思想的基础上,合作完成了科学社会主义的纲领性文献《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以“天才的透彻鲜明的笔调叙述了新的世界观,即包括社会生活在内的彻底的唯物主义、最全面最深刻的发展学说辩证法以及关于阶级斗争、关于共产主义新社会的创造者无产阶级所负的世界历史革命使命的理论”。《共产党宣言》是无产阶级政党“周详的理论和实践的党纲”,是科学社会主义惊天动地的出生证,是阐述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闪烁着真理光芒的最通俗的读本。这部两万多字的皇皇著作,开辟了一个社会的新纪元,是高深与通俗、冷静与热情的有机结合,也是学者科学头脑与战士革命精神的最完美的统一。从此,各国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有了共同的指路明灯。

为支持马克思从事革命和理论做出重大牺牲:革命情谊纯洁高尚

1848年法国二月革命爆发后,在马克思被比利时政府驱逐出布鲁塞尔移居巴黎以后,恩格斯也来了巴黎。1848年4月,德国爆发第一次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后,恩格斯和马克思一起从法国回德国,在科伦领导他们所创办的《新莱茵报》。恩格斯不仅是该报的编辑,而且还亲自撰稿和处理各类稿件,积极为报社征集股东,把报纸作为宣传阵地,协助和代表马克思领导编辑部的工作。此时,由于政府当局发布了要逮捕《新莱茵报》编辑的“通缉令”,恩格斯作为该报编辑只好又离开科伦前往布鲁塞尔。在这里,他被捕入狱,随后被放逐。1848年10月,恩格斯来到巴黎,随即又逃往瑞士,直到1849年1月中旬才回到科伦。在科伦很快就被以“侮辱当局”的罪名,和马克思一起受到法庭的审判。在法庭上原本是被告的恩格斯和马克思却成了原告,法庭只得宣布他们无罪。1849年5月至7月,恩格斯亲自参加了德国人民的三次武装起义,并作为维利希志愿军团的副官活跃在起义队伍中,表现出了卓越的军事才能。武装起义被政府当局镇压以后,随革命余部转入瑞士。后依照马克思的意见,到了伦敦。在伦敦和马克思一起,开展重建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地方组织和中央委员会的工作,并努力团结积极鼓励逃往伦敦的起义战士。1850年,恩格斯在为美国《纽约每日论坛报》撰写的《德国农民战争》一书中,对1848年和1849年德国革命进行了总结,指出:1848年和1849年到处背叛革命的那些阶级和那些阶级中的某些集团,其实早在1525年就已经是叛徒了,不过当时他们还处在较低的发展阶段而已。1851年,在和马克思合作撰写的《德国的革命与反革命》一书中,恩格斯非常注意武装暴动问题,教导革命工人必须懂得暴动乃是艺术,“起义也正如战争或其他各种艺术一样,是一种艺术,它要遵守一定的规则,这些规则如果被忽视,那么忽视它们的政党就会遭到灭亡”,深刻地阐述了无产阶级革命的策略和武装起义的原则方法问题。

必须特别指出的是,为了使马克思能集中精力从事革命和理论特别是《资本论》创作,在经济上支持和帮助马克思,以维持马克思一家生计,恩格斯作出了重大牺牲。1850年11月,恩格斯为此不得不返回曼彻斯特,在欧门—恩格斯公司当办事员从事经商,后来成为该公司的股东,直到1870年移居伦敦,前后20年时间。20年间,恩格斯把自己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到他自己认为是“该死的生意经”的非常讨厌的商业活动上,自己的理论研究基本上只能在晚上挤出时间进行。但此时的恩格斯不但没有任何怨言,反而为自己能保证马克思全家的经济生活,保证马克思的著述活动能顺利进行而感到无比欣慰,这是何等纯洁高尚的品德和伟大真挚的革命情谊!当然,这20年间,恩格斯仍然用全部业余时间从事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研究,几乎每天都和马克思进行通信,在通信中共同讨论各种理论、政治、策略问题和“经济”问题。在1851至1862年间,恩格斯在《纽约每日论坛报》和其他报刊上发表大量文章,论述意大利、爱尔兰、波兰、德国、美国以及中国人民革命斗争等国际问题,强烈谴责沙皇俄国和西方列强对殖民地和落后国家的掠夺,热情支持民族解放运动。如恩格斯写于1857年5月20日前后,载于1857年6月5日《纽约每日论坛报》第5032号的《波斯和中国》一文说:“中国的南方人在反对外国人的斗争中所表现的那种狂热本身,似乎表明他们已觉悟到旧中国遇到极大的危险; 过不了多少年,我们就会亲眼看到世界上最古老的帝国的垂死挣扎,看到整个亚洲新纪元的曙光。”不到一百年,觉悟的中国就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历经千辛万苦和千难万险,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并于1949年建立了新中国。可见恩格斯的思想和眼光是何等的深邃和高远!

从第一国际到巴黎公社:卓越的军事才能、充沛的斗争精神、广博的知识学养

1864年国际工人协会(即第一国际)成立,恩格斯和马克思一起参加了第一国际的领导工作。在第一国际内部,与当时工人运动中的一些非科学的社会主义流派,如蒲鲁东派、巴枯宁派、工联主义和格隆尔派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坚决反对他们鼓吹的改良主义、投降主义、无政府主义、分裂主义以及破坏国际组织的阴谋活动,为马克思主义在国际工人运动中占领主导地位以及最终战胜各种非科学的社会主义流派奠定了基础。

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恩格斯以其卓越的军事才能、丰富的军事知识以及战略家的眼光,对战争的发展过程作了科学的评估,发表了大量的军事评论文章。1870年秋,恩格斯当选为第一国际总委员会委员。

1871年3月,巴黎公社革命爆发后,恩格斯和马克思一起,积极支持巴黎工人武装起义建立的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政权——巴黎公社,高度评价巴黎工人的革命首创精神和英雄气概,深刻阐明巴黎公社的历史意义。巴黎公社革命失败以后,恩格斯积极参与倡议和组织对公社逃亡者的救援工作。1872年12月至1873年11月,恩格斯撰写了三篇论住宅问题的文章,有力地批驳了德国蒲鲁东主义者米尔伯格关于解决住宅问题的荒谬主张,进一步揭露了蒲鲁东主义者的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实质及其反动性,明确指出只有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住宅问题。1873年9月,针对巴枯宁无政府主义的谬论及其分裂工人运动的阴谋活动,恩格斯又撰写了《论权威》,对“权威”的原则以及必要性作了理论上的阐述和论证,指出,“想消灭大工业中的权威,就等于想消灭工业本身”。

普法战争以后,德国工人运动得到进一步发展,但是在工人运动的统一问题上,德国社会民主党(爱森纳赫派)严重丧失原则。此时恩格斯同马克思一起,严肃批判了德国党内领导人犯有的原则错误,同时热情关怀和指导德国的工人问题。而就在1875年前后,作为德国哲学家和庸俗经济学家的德国反动的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杜林,却在德国党内网罗一批机会主义信徒,拉拢党的某些领导人,疯狂反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说,向马克思主义发起了全面的猖狂进攻。为了捍卫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在1876年9月至1878年6月的近两年时间里,恩格斯先后在德国社会民主党机关报《前进报》上发表了一系列批判杜林的文章。这些文章汇编成一部巨著即《反杜林论》。《反杜林论》这部被称为马克思主义百科全书的伟大著作,从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个方面全面系统地阐明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第一次把马克思主义作为一个完整的体系介绍给各国工人阶级。特别是1880年,恩格斯还应法国社会主义运动领导人保尔·拉法格的请求,将该书的“概论”“历史”和“理论”三章汇编成《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单独出版,受到各国工人阶级的热烈欢迎。在刚刚完成《反杜林论》以后,即在1879年,恩格斯又同马克思合作写成了有名的《给奥·倍倍尔、威·李卜克内西、威·白拉克等人的通告信》,批判德国社会民主党内以伯恩斯坦、赫希伯格、施拉姆为代表的“苏黎世三人团”的改良主义和投降主义。除此以外,从1873年到1883年,恩格斯还致力于自然科学中的哲学问题和数学问题的研究,作了许多的心得笔记。这些心得笔记在恩格斯逝世以后,被汇集成《自然辩证法》一书出版。《自然辩证法》一书充分展现了恩格斯彻底的唯物辩证法思想和广博的知识学养,在恩格斯的所有著作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以极大精力完成战友马克思的未竟事业:友谊的故事“超过了古人关于人类友谊的一切最动人的传说”

恩格斯和马克思自1844年8月初次会面以后,便因志同道合结为亲密战友一直共同战斗着。1847年至1848年、1857年至1858年爆发的两次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给予了马克思极为宝贵真实的观察素材和研究资料,马克思决心了解资本主义世界的运作机制和发展规律,深入分析整个资本体系,决意为反抗资本主义提供完备的“参考全书”。这本书就是马克思用毕生心血撰写的《资本论》。

1867年9月14日,《资本论》第一卷正式出版。尽管马克思直到去世前还在写作《资本论》,但在1883年3月马克思逝世时,《资本论》仍未完成。到1885年,《资本论》第二卷出版,1894年《资本论》第三卷才出版,这两卷都是由恩格斯整理付印出版的。对于恩格斯以极大精力完成战友马克思的未竟事业,整理出版《资本论》的第二、三卷,列宁赞扬说:“古老的传说中有各种非常动人的友谊的故事,欧洲无产阶级可以说,它的科学是由两位学者和战士创造的,他们的关系超过了古人关于人类友谊的一切最动人的传说。”

作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之一,恩格斯的名字和事迹永垂不朽!

1883年3月14日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独自担任着欧洲社会主义运动的顾问和领导者,热情关怀各国工人运动的发展,忠实捍卫他同马克思几十年共同为之奋斗的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解放事业。从1884年3月底开始,恩格斯撰写了《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科学地说明了人类早期发展阶段的历史,分析了历史上各种不同家庭形式的特点和发展过程,阐明了原始公社的解体和以私有制为基础的阶级社会的形成,剖析了国家的起源和实质,论证了国家将随着共产主义实现而消亡的历史必要性。1886年初,恩格斯撰写了《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揭示了马克思主义同黑格尔以及费尔巴哈哲学的关系,详尽地论述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1890年初及以后一段时间,恩格斯在给各种活动家的书信中进一步发展了历史唯物主义思想,深刻说明了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关系。1889年恩格斯亲自参加了第二国际的建立和领导工作。在第二国际的前期活动中,他为坚持马克思主义革命路线同当时日趋抬头的无政府主义以及右倾机会主义思潮进行了坚决无情的斗争。并且在1891年发表了著名的《哥达纲领批判》,同年3月再版了马克思的名著《法兰西内战》,并为该书写了导言。同年6月18日至29日,恩格斯撰写了《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有力地回击了右倾机会主义思潮,批判了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谬论。1893年,恩格斯以73岁高龄出席了第二国际苏黎世代表大会,受到各国社会主义者的热烈欢迎。针对德法两国社会民主党在农民问题上的机会主义路线,恩格斯在1894年11月,用很短的时间,撰写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部著作《法德农民问题》,强调农民问题和工农联盟的重要性,规定了工人阶级政党对农民的政策,指出必须用说服、示范和提供帮助的办法逐渐引导农民走集体化道路。

晚年的恩格斯,仍然将自己的全部精力和心血奉献给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他不仅从事繁重的理论研究工作著书立说,而且还不断给各种社会活动家写信,热情指导各国的工人运动。1895年8月5日,恩格斯在英国伦敦逝世,享年75岁。恩格斯从进行政治活动的第一天起到逝世为止,始终是一个热忱的战士。他和马克思共同创立了马克思主义,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一生战斗不息。正如列宁所说,“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伟大功绩,在于他们用科学的分析证明了资本主义必然崩溃,必然过渡到不再有人剥削人现象的共产主义”“在于他们向各国无产者指出了无产者的作用、任务和使命就是首先起来同资本进行革命斗争”。两个世纪过去,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所作出的巨大贡献依然为世界各国人民所铭记,恩格斯的名字也同马克思的名字一样 ,依然在世界各地受到人们的尊敬,他们共同创立的马克思主义学说依然闪烁着耀眼的真理光芒。

恩格斯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也和马克思一样,一贯强调要把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始终反对把他们的理论当做教条来对待,即使在晚年也反复强调这一点。恩格斯1886年11月29日在致弗·阿·左尔格的信中,批评北美社会主义工人党的领导人对马克思主义采取学理主义和教条主义的态度时指出:他们以为只要把理论背得烂熟,“就足以满足一切需要。对他们来说,这是教条,而不是行动的指南”。1887年1月27日恩格斯在致弗·凯利·威士涅威茨基夫人的信中指出,“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恩格斯还在他的一些著作和书信中反复强调唯物史观的方法论的重要意义。1885年4月23日,恩格斯在给维·查苏利奇的信中,还强调把正确的原理与具体的实践结合起来,指出:“马克思的历史理论是任何坚定不移和始终一贯的革命策略的基本条件;为了找到这种策略,需要的只是把这一理论应用于本国的经济条件和政治条件。”恩格斯关于马克思主义学说是发展的科学的思想,可以说是始终如一的。他在《共产党宣言》中以及此后他给《共产党宣言》各种文本所写的七篇序言中,也都有十分明确的表述,认为《共产党宣言》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但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因此不论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我们都要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来对待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只是为我们开辟了认识真理的道路,但并没有终结真理。

两百年过去,世界发生巨变,科学社会主义已经走过了由空想到科学、由理论到实践、由一国到多国的艰难历程。而到20世纪下半叶,世界社会主义则受到大挫折,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社会主义运动跌入低谷。而就在此时,始终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中国共产党人,高举科学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上努力奋斗,取得一个又一个伟大胜利。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不仅多次把恩格斯和马克思并列,而且还数次单独引用恩格斯的论述,这说明“马恩”是不可分离的。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的最后还说:“恩格斯说:‘只要进一步发挥我们的唯物主义论点,并且把它应用于现时代,一个强大的、一切时代中最强大的革命远景就会立即展现在我们面前。’前进道路上,我们要继续高扬马克思主义伟大旗帜,让马克思、恩格斯设想的人类社会美好前景不断在中国大地上生动展现出来!”

总之,恩格斯的一生,是革命战斗的一生。他不仅是全世界伟大的革命领袖,而且是全世界公认的科学巨匠。恩格斯作为马克思的战友,作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之一,“他的名字和事迹将永垂不朽”!

(来源:湖南日报 ,2019年11月28日)

(责任编辑:管理员002)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